每过一段时间,对自己前一阶段工作和生活进行复盘,是很有必要的。目的很简单,总结既得经验,剖析问题原因,指导下个阶段更好地运行。

而更好的运行,才能给人带来持久的满足感和幸福感。


定义自己的工作

对于大多数人,工作占了人生的相当大一部分时间。所以先要充分理解这份工作,以及它将对自己的影响。家人经常问我,你是做什么的?我总是回答做地图搞IT云云… 但是面对自己,当然清楚行业名称并不是自己工作的JD。

简而言之,我在做的是一份以地图技术为中心的不断解决各种问题的IT类工作。problem solver 曾是我认为的别人贴给我的最佳标签之一,毕竟这个世界里 problem maker 太多了。


硬技能精进

Hard skill 方面,需要不断学习,拓展和精进产品技术。所有技术同学都懂,IT技术日新月异,一直学习都很难乘风破浪,何况随波逐流放弃治疗?任何一个”我知道”都不是信手拈来。

之前在esri的几年阅读英文技术文档的习惯对我有巨大的帮助,静心读文档解题总是会有助思路。前任和现任供职的这两家公司,有个共同特点,就是产品谱系庞大,产品名录远长于一般餐厅菜单,product manual 页数动辄几千,外加一个在线产品不断更新的developer portal。时间碎片,团队迷你,克服浮躁,学习速度和用户赛跑,都是重重挑战。

压力的边缘,心平气和地读完文档并研究解决实际问题,给我的是一种积极反馈。享受这个抽丝剥茧的过程,一旦上瘾也不好戒。技术工种必须保持学习,后面我会为自己分配的更多的学习时间来精进硬技能。摄入不够,输出就无力。


软技能提升

Soft skill 方面,是沟通和管理沟通。例如,常常需要同时至少面对3个客户企业,每个企业有2个人和我对接问题,那么外侧至少有6个人;几个问题并发,自己解决分析问题的同时,如有必要还要和不同国家不同技术团队沟通确认,内侧通常也会是同时几个人active;这是一个典型的 m:n relationship 多头沟通。

工作方式类似人肉版的 large-scale matrix routing 位置服务 ,我大概就是这些stakeholder们的沟通处理server,为每对匹配的Q&A 双方建立最佳路径。既要向内侧说清楚当前客户诉求,又要把解决方案客观得体地反馈给外侧,兼顾沟通过程对双方的正向促进。

如上已经是理想情况,实际环境中毕竟是多方沟通,各有各的诉求,各有各的boundary和scope,如何能平衡和管理期待,取最大公约数,也是需要推敲的困难模式。论如何优雅地argue。正如,在很多个因子的统计归一化过程中,每一个因子都必要而不突出了;每个因子的最优不一定是整个算式的最优。大家好才是真的好。

这个部分需要我自己时常剖析问题,完善自己认知体系,勾画个人边界,锻炼实践能力。既然是所有问题和人的接口和处理器,外部环境不以自己的意志转移时,只有通过自我提升才能优化性能。沿用企业文化金句:be true. be bold. win together !


平衡生活

疫情期间在家办公,无论主动被动,工作和生活搅在一起。遇到紧急状况,生活时间不得不被工作侵占,而这种侵占常常是无意识的。不知不觉错过吃饭休息时间,被家人催促和说教,而我又常常流露出不耐烦,差的脾气总是给了亲近的人。在孩子最淘气的 2,3岁都是父母在默默守护。我支持了所有别人,而家人默默地支持了我。仔细思考,这不是可持续的发展。好的状态是我们能自循环,而不是汲取与被汲取是不同方。所谓平衡生活,不是平衡自己的,是平衡一家人的。

厌恶标榜加班,尤其是自己在从事一份智力型工作。当出现模式化倾向,要思考陷入长期加班,是不是有什么系统性的问题?是不是模糊了某些边界和原则?是否还有合理改善的空间?如何能从本质上提高效率摆脱窘境?如果是,怎么做?如果否,现在怎么做?很多事情不是单纯延长工作时间本身能解决的。

能用智力解决的问题,不要只用体力;能用体力解决的问题,不要只用精力。越来越理解: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。但是我和很多人有一样的执念,喜欢自己看起来游刃有余、举重若轻、深入浅出,而无需渲染背后的努力过程。

img

人的一生是方方面面的。 如何做一个有趣的人?至少做一个不匮乏不枯燥的人?这是我人生探求的方向。人生各个维度的积极力量是可以相互影响的。

没有什么大不了,趁着还享受现在的大多数时刻,及时地优化系统,清除垃圾,或许又是新的篇章。虽然我们没有以前那么年轻了,但现在已经是这一生最年轻的时刻了,去日无多,笃定前行。

“生活不息,折腾不止”,不然不可能怎么可能发生。